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Dean中心/Death(Fin.)

标题:Death

配对:Dean中心/微量wincest

分级:G

概述:S10相关,一些欲念,打发无聊的心理课。

 

 

他时常想到死亡,即使那并没有什么用,这个世界对他颇有恶意,生要痛苦,死无全尸。他喝很多酒,躺在床上想咳嗽又想呕吐,一些块状的聚合物哽住他的喉咙,他闭上眼期待一睡不起。第二天,或者不知第几天,他总是睁开眼,头疼欲裂,血液沸腾,生不如死。

 

他第一次意识到死亡大约是在七岁,或者八岁?他只记得Sam不再是一团只会哭闹和搞脏自己的小肉球,在那天晚上他忽然想放声大哭,Sam跑过来把手放在他膝盖上,小小声地问,怎么了?眼神无辜又清亮,除了一点疑惑,并没有别的什么。

那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意识到。Dean一直就知道什么是死亡,心脏停止跳动,嘴巴停止呼吸,意识从肉体中脱离,闭上眼睛就不会再睁开。在他四岁的时候他体验过火焰、灼热与死亡——他的父亲并没有用“妈妈只是出远门了”这种话来敷衍他——在他的视网膜上烙不磨灭的影翳。而意识到,就像Helen Adams Keller忽然意识到自己掌心的“WATER”不仅仅只是一个符号,一些笔画,而是正在从她指缝间溜走的冰凉的液体——像这样的一种意识。死亡不再是一种描述,一种见闻,他忽然能清晰地体验到——

那种恐惧。那种浑身冰凉的战栗。那种在黑夜里嚎啕大哭的欲望。他想要诉说,但言语无法表达,他的弟弟看着他,眼睛有孩童独有的通透,像夜里关上灯,依然闪烁着的不灭的星辰。他没有说。

 

在最糟糕的时刻他曾生无可恋,死后倒还有个——不要下地狱,不要。那时Dean还没见过天堂——后来发现天堂也不是什么净土——下过地狱,人生最糟糕的经历之一。他就这样一个乏善可陈的念想,却也还是不能。世界在摇摇欲坠的天平一端,他在另一边做码,寥寥几个同伴势单力薄地抗衡整个世界的倾斜,底下是万丈无边无际的深渊。他拼尽全力维系这脆弱的持衡,一步不慎就是万劫不复,一边是世界,一边是他的伙伴、他的兄弟、他的亲人、他唯一的挚爱。他甚至不确定他想走到结局。

我要下地狱的。Dean想。我会因为打破了第一道封印而下地狱。会因为没能拯救世界而下地狱。会因为用牺牲自己的兄弟拯救世界而下地狱。无论如何。

他曾问Sam,你不会让我平静的死去对吧?Sam理所当然地接口,我当然不会让你死。

或许,那个时候他就应该意识到,指出来,这是错误的,病态的,不正常的。而他的弟弟看着他,即使在这么多年后,那颗星子依旧高悬而明亮。他没有说。

 

现在他觉得下地狱也好,真的。只是让我死去。

Dean准备好一切,在心中念:Come on. Death.

 

 

Fin.

 


我还活着,体谅一个陷在考试月中苦逼的医学生QwQ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