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SDS/The End(09!Sam/14!Dean,1.5#)

标题:The End

配对:09!Sam/14!Dean

分级:G

概述:另一种504,因为是G,谁攻谁受其实随便啦。

1.5#

依旧没有Dean,大量14!Cass。

一干训练有素的斗争者齐刷刷地端起长管枪械,整齐划一的声响像某种咒语,他们默契地散开,用枪口将他包围,注意力凝汇在他身上,每个人的肌肉和神情都是紧绷的,好像任何一丁点刺激就会擦枪走火。Sam在这样的压力下缓慢地、僵硬地直起身体,小幅度地转换视角看向Cass——这幅诡异的静态画中唯一的动点——Cass漠然地放下肩射步枪,从腰侧掏出手枪上膛,子弹卡进弹道的声音让Sam往后退缩了一小步。

“别。”Cass举起枪,单开着一只眼瞄准他的额心,手指轻轻地搭在保险上,声音冰凉、绝对、不容置喙。Sam不敢再动,眼睁睁地看着漆黑的枪口一步步向他逼近,最终压在他的眉骨之间。他抬眼看上去,顺着枪管,对上Cass一潭死水般的眼睛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呃……”Sam尝试着扯出一个笑容,干涩地开口,“Sam?”

“哇哦,这真是……”Cass把手枪从他额头上移开一点,荒诞地笑了一声。在Sam的记忆里,Castiel永远干净、整洁、波澜不惊,从天堂俯视人间,自有局外人的冷眼。如今他衣衫褴褛,灰头土脸,眉毛扬起来又压下去,音调在升上去又跌下来,带着一点苦涩的意味,又发自内心地笑出声,“有趣。非常,有趣。”

“Cass……”

那不是Sam期许中的情况,他再一次尝试开口,Cass不笑了,他把枪转回来指着他。

“再说一次,你是谁?”

Sam低下头,在Cass将枪转向他的同时,很巧合地他看见金属的枪管上刻着三行小字。

 

Alex Feb. 21st,2013

Tom May. 17th,2013

James Mar. 9th,2014

 

Sam首先意识到这把枪换了好几任主人,在战壕里他们将死去的战友刻在他的配枪上以示纪念;然后他醒悟过来,这并不是梦境或者另一个世界,只是不在他的时间,就像他和Dean曾经回到过去,他只身一人到了未来。Cass依旧用那种冰冷的眼神注视着他,像看着一个陌生人,甚至更糟的,像看着一个怪物——

大概,我已经死了。他想,这就能解释为什么Cass这样看着我,对我的说辞嗤之以鼻——如果在这个时间点我已经死了的话,谁会轻易相信一个“复活者”呢?Sam空咽了一口,这个认知让他的胃部绞痛起来,胸口忽然像被挖走了一块,心脏空洞地悬挂着。

“Sam, SamWinchester. ”他强迫自己在突如其来的讣告中保持冷静,抬起头与Cass对视,声音由颤抖趋于平缓,“2009年末的Sam Winchester。”

“哇哦,”Cass眯起眼睛,忽而发出一声感叹,“这我从没想过。”

“不是变形人,不是恶魔,你可以试。”

Cass又笑了,他锁上枪的保险垂下手,“我也从没想过你是。”

 

Sam舒了一口气,即使还有十来号人端着杀伤力更大的肩射武器瞄着他,Cass收起了敌意这件事依然让他感到安心。他对他微笑,Cass只是耸了耸肩把手枪插回枪套里,自由军里有人喊:“Castiel!”Sam往那边看过去,一个干练的女人放下枪掀起风镜,咄咄逼人地向他们走来。

Cass回头朝他挤了下眼睛,从生命威胁的紧张里放松下来的Sam后知后觉地感到惊悚。他一定是表现在脸上了,Cass变本加厉地冲他吹了一声口哨,转而面对走过来的姑娘。

“你有什么意见。”

“他是Sam。”

Cass点了点头,“是,他是Sam,09年的Sam。”

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“你就这样相信他了?他可是……”

“我不相信他,然后呢?杀了他,哦,我忘了,我们可以做到吗?”

“你至少可以试一试!”女人激动地抬高声音,余光瞟过Sam,又压低了声音,“如果是真的……”

“如果是真的,我们就杀了09年的小Sammy。”Cass打断她,“或许你觉得这样也不错?”

“我……”

Sam愣了一下,说:“什么?”

还想说话的女人在他开口时闭上了嘴,Cass转身看了他一眼,眼底是未及收去的冰凉。随后他又笑了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意思大约是没事。

“别轻易替领袖做决定,” Cass边说边挥手招呼一大波人收拾东西,轻巧地跨过Sam身后的尸体,“况且这里管事的也不是你。”

姑娘瞪了Sam一眼,Sam毫无防备地、茫然地暴露在她不加掩饰地憎恨下。

他张了张口,姑娘说:“至少把他捆起来。”

Sam和她一道将视线投向Cass,Cass只是头也不回地点了点。

“随你。”

 

姑娘下手完全没有客气可言,她将Sam的双臂用力地拗过肩胛搁在背后,用麻绳粗暴地勒紧,又用布将他的嘴蒙住,同样下狠手。Sam躺在吉普车的后座上,粗糙的绳子磨破腕骨处的皮肤灼烧般的疼痛着。路况一直很差,高底盘的吉普车在水坑和乱石里颠簸,车厢内沉闷地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大麻的气味。

Sam本来就是一团糟,又撞了头、透支地跑、被枪指着、神经高度紧张,放松下来后在车里翻来覆去,这才真的体会到自己的状况。他躺在椅子上扭动着,呜咽地制造出声响,尚且自由的脚踹向副驾的椅背,姑娘坐在副驾上,回头就骂。Sam头晕眼花,下一秒就要吐出来。

车忽然一个急刹,他滚落到地上,Cass从外面打开门把他拖出去,一把扯掉他嘴上的布,他因此幸免于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的窘境。Sam脚刚沾地就吐得死去活来,眼前星光闪烁,双手绑在身后,完全找不着平衡,Cass提着他的衣领防止他栽下去,一边看着他吐得天昏地暗,一边靠在车门上笑。

Sam吐完了也靠在车门上喘气,虚弱地瞥了他一眼,“笑什么?”

Cass还笑,眯着眼睛,嘴角挂着愉悦又轻蔑的弧度,“我现在相信你是09年来的了,Dean怎么说你的,公主?”

“女孩。”Sam喘匀了气,也笑了一下,“Cass,发生什么了? ”

Cass的眼光冷下来,重新拿帕子去捂他的嘴,“你现在是我们的囚犯Sam,有什么问题等见了领袖再说。”

“领袖是谁?”

“别问。”

“在2014年,我还活着吗?”

“别问。”

Cass已经蒙好他的嘴在后面打结,Sam沉闷地开口: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Cass挑了挑眉,停下动作给他一些空间,“说。”

Sam吞咽着,在狭小的空间里吸进自己呼出去的热气,谨慎地、小心翼翼地问出他最后的问题,“那Dean呢?“ 

“我说了,别问。”

他的声音里有种自嘲般的笑意,那令人惶恐。Cass打好结,依旧是死扣,但比开始要松得多。

 

TBC.

评论(8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