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SD/Do I Know You(Day 4)

标题:Do I Know You
配对:Sam/Dean
分级:全文NC-17,并不是我的部分。
概述:

Sam被女巫诅咒了,只拥有24小时的记忆力。如果8天以后Sam仍然像最初那样,没有和Dean分开。诅咒就会解除。

但Dean不知道,他以为这会是一个永远持续下去的过程,可是他不打算放弃。

吃糖群联文,全文见:http://weibo.com/2018329197/CfYyU8H9H,虽然我们打错群号了,还是请来找我们玩呀><



第四天

Written by:栖越

Weibo:@栖越

 

 

身边有近乎暴躁的骚动,Dean睁开眼,他的弟弟,Sam Winchester,躺在他身边,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,近乎惊恐地看着他——他只是看一眼就知道,他又忘记了一切,忘记了他们的公路旅行、家族事业,甚至昨天刚刚萌芽的陌生而美好的情愫。Dean感到绝望,却还是笑了,他握住Sam拼死捏住被单的手,用尽可能轻松的语调安抚他。

“嘿,不管发生了什么,先冷静下来好吗?”

Sam盯着面前的男人,几乎在他醒来的一瞬也跟着醒来,愣了两秒后冲他微笑,嘴角勾成令人安心的弧度,眼睛却闪烁着复杂的伤痛。他看起来很糟糕,眼下有一圈青黑的阴影,不知为何,这个认知让他感到揪心。Sam想,或许因为我天生多愁善感,可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。

Sam不确定对一个不能肯定的人讲述他现在的处境是不是正确的。如果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呢?那还是比较好的一种。如果他就是害自己陷入此种境地的人呢?

他正纠结着,男人又开口了,声音轻得在靠近一只胆小的雀鸟,“我是Dean,Dean Winchester,无论如何我不会伤害你的,好吗?”

Sam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,但Dean的掌心那样温暖,神情那样温柔,语气那样小心。他尝试着放松下来。

“无论如何?”

Dean肯定地重复,“无论如何。”

“好吧。”Sam坦白道,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,或许我们昨晚玩得太过火了?你不会对我用了过量的迷奸药吧?”

Dean感觉自己被呛到了,不得不说,即使失去了记忆,他的弟弟依旧这样思维敏捷。

他并不清楚Sam怎么推断出他们上过床的,但一夜情?这比灵异事件和猎鬼好接受多了——他不能告诉他这一切,这些恶魔、鬼魂、女巫之类的,贯穿他整个人生的破事,没有一个正常人会相信这些,Sam只会惊恐地看着他,那些刚建立起来的稀薄的信任感会在瞬间灰飞烟灭。Dean的眼睛暗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了微笑,他得留下他,即使他不再是Sam,即使他再也不可能回到他的、他们的事业中,即使他的后半生要耗在糟糕的角色扮演里。

Dean顺着他的话问,“你为什么这样以为?”

Sam坐起来,环顾四周,“廉价的汽车旅馆?豪华大床房?那些空酒瓶?你。”

Dean也坐起来,与他面对面,“我?”

“嗯,你。”Sam点了点头,从上至下打量他,“你裸着上身。你看起来很疲惫。黑眼圈、几夜没睡,夜生活丰富的人常有的状态。而且你……很漂亮,我是说,无疑是我喜欢的型。”

“哇哦。”Dean感叹了一声,为最后一句感到微妙的尴尬,“不错的推理,Sherlock。”

“Sam,如果我昨晚没告诉你名字的话。”Sam眨了眨眼,“我说对了吗?”

“除了这是夏天正常人睡觉都会脱上衣这点?”Dean走下床,背对着Sam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,阳光明亮刺眼,他只有眯起眼才能控制住泪腺,“你是对的。”

 

“所以,你真的没有对我用迷奸药什么的?”

Dean端着托盘走回来,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,他把黑咖啡、沙拉和煎饼摆在Sam面前,然后坐下。

“真的没有。”Dean叹了口气,“我在陪你吃早餐好吗,不足以说明我是个好人?”

Sam盯着他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眼神里涌动着难以解读的言语。如果说欺骗是Winchester的通病,那大概是写在碱基对序列上的不治之症,即使失忆了,SamWinchester仍然病入膏肓。Dean无法看透他究竟在想什么。或许是不信任。八成是。

Dean咬了咬牙,把这些想法从脑海中赶走,他咬了一大口汉堡,含含糊糊地示意Sam吃他的早餐。

Sam埋头把沙拉搅得均匀,良久忽然低声问道,“你会帮我吗?”

Dean愣了一下,听出他语气里一点点脆弱,就像小时候他问他,爸爸今天会回来吗?小心翼翼地希冀着,又小心翼翼地不安着。

他想伸手去揉揉他的头发,而他只是吞下口里的食物,说,“会的,我们会让你想起来的。”

 

Dean带Sam走出了餐厅,他想回旅馆去,他不知道该做什么,或者什么也不想做了。他很累了——他几天都没有好好地睡觉,并不是因为Sam所说的纵欲——而且他很绝望,他做过尝试,尝试让Sam想起来,或者不让Sam想起来,但无论怎样都是徒劳的,第二天一切又回到原点,而他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会结束,或者永远不会结束。

如今Sam在他身后,轻巧地问他,“我们昨晚在哪里遇见的?”

“什么?”Dean转过头,Sam像被吓到一样瑟缩了一下,那多半是因为Dean没有管理好表情,他暗自咒骂了一句,若无其事地弥补,“我没听清,你说什么?”

Sam说,“我们怎么遇见的,酒吧?或者就是路上?”

“酒吧。”Dean随口说道,“你在吧台上喝娘唧唧的插着小伞的鸡尾酒,整个人散发着‘我被甩了我被伤了心我要去死’的娘唧唧的悲伤气场,我看不下去就过去开导你一下,当然,上床不失为一种方式。”

“哇哦。”

Sam似乎有点出乎意料,惊叹一声后微微低下头去,眼光闪烁着,大概是觉得难为情。捉弄Sam永远是令人愉快的,即使一切都这样的糟糕,Dean还是因此笑了出来。

 

Dean接受Sam的提议带他去他们“相遇”的酒吧,尝试重复做过的事能不能激发他的记忆。而事实上Dean完全不知道这个镇上有没有酒吧、哪里有酒吧,他以“那时天都那么晚了我们还都喝了酒谁还记得路”为理由带着Sam转了大半个城镇,走了无数重复的岔路,终于找到了“昨天”的酒吧。

时间已经到了下午,还好这个镇里真的有酒吧,也还好,这个酒吧真的有吧台。

Sam靠着吧台问Dean,“昨天我喝的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他们走了半天的路,Dean疲惫地坐在高脚椅上朝酒保挥手,“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红色的、插小伞的酒?顺便来杯威士忌。”

几分钟后酒保把酒上上来,Sam斜靠在吧台上,问,“你说你来开导我的,我有和你说什么吗……关于我的过去?”

“有。”Dean一口喝完一杯,把空杯推向酒保示意他加上,“你有一个幸福美满家庭,妈妈很漂亮,爸爸除了是个技术精湛的修理工还是个垒球好手,更重要的是他们很爱你。你有一个哥哥,你是斯坦福的小天才,Well,你应该也感受到了,显然失忆没有影响你的智商。”

Sam喝了一口酒,味道很甜,“然后呢?”

“你有一个性感美丽的女朋友,但很不幸的是她死于一场失火,所以你在这里了,借酒消愁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Dean第三次续酒,“然后什么,没有了,就这些了。”

“我有一个哥哥。”

Sam冷静的语气让Dean战栗,而他还是勉励维持着局外人的皮相。

“你是有一个哥哥,这有什么问题?”

“你对每个人都使用了形容词,除了他。”

“或许只是你没有多提到他。”Dean焦躁起来,他没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,“或许只是我忘了。”

Sam沉默了一会,忽而开口说,“Dean。你为什么要帮我,这是开导的一部分吗,你觉得你对我有责任吗?”

那是今天Sam第一次叫他的名字,他喝了很多酒,以至于有一瞬间错意地认为,他想起来了。但是没有。他自我介绍过的,一大清早,Sam不会忘,当他不会忘的时候,他就不会忘。Dean放下杯子,转过头看他,努力表现出不耐烦的生硬。

“是,仅仅是,我可以抛下你,随时。”

Dean说完把一叠钱甩在桌上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吧,他有点后悔,但不敢回头,他怕Sam没跟上来,更怕Sam跟上来了。而Sam跟上来了,并轻轻拍了他的肩膀示意他跟上来了。

他们又绕了半个城镇,走过无数重复的道路,在无数岔口错误地拐弯。Dean发誓他不是故意的,而Sam什么也没说。

 

他们回到旅馆,洗了澡,Dean表示他很累了——他真的很累了——整天几乎都在走路,Sam同意了这个观点。Dean脱掉他的上衣,Sam纯洁地躺在旁边。

“你看,并不一定要上床。”

“是的。”Sam说,“或许我们并没有上床。”

Dean顺着他的话问,“你为什么这样以为?”

“你知道我喜欢的早餐,但我并不是很喜欢那种插小伞的酒,而且你……”Sam闭上眼睛,“你很悲伤。起床的时候,吃早餐的时候,走出餐厅的时候,在酒吧里的时候,你很悲伤,绝望,无助。Dean——”他急促地抽了口气,睁开眼,语调激动起来,“Dean,如果我忘了你,我是说如果我——”

“嘿。”Dean向前倾身,不带任何情欲地吻上Sam的嘴角,“停下,不管发生了什么,睡吧,就只是,睡吧。”

Dean说,“我们可以明天再谈,不是吗?”

Sam眨了眨眼,顺从地合上了,他能感觉到Dean地嘴唇缓慢地离开他,呼吸温暖地拂过他的鼻尖,视线轻柔地落在他的皮肤。这让他放松下来。

Dean看着Sam的睡颜无声地微笑,他的心里依旧在祈祷着明天一切就会回到正轨,依旧忐忑地不敢合眼睡觉。但他微笑起来,虔诚的、真实的、并没有悲伤。

 

Part Four. End.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