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J2/别轻易感动(学院AU,04)

标题:别轻易感动

配对:JP/JA

分级:NC-17(大概)

警告:或许有微量狗血大量小言,与真人无关。




04

 


事实是这件事也有点吓到他自己。Jensen看着屏幕愣了将近五秒才反应过来,是自己昨天亲口把号码报给的Jared,又用了小半首曲子的时间思考——他想干嘛,再约我出去一次吗?哦天哪这简直疯了,我应该接吗?

而手机以不死不休的架势坚持地响着。

Jensen把面包放在果酱罐上,以自己没意识到的姿势正襟危坐,“Jared?”

“嘿!Jensen!”Jared的声音如他所想的明亮,“我在想,你昨天有没有把钱包丢在电影院里?”

“什么?”如果这是邀请,这个开头未免也太糟糕了。所以不是的,Jensen想,仅仅只是一个问题。他想了想,边踩着拖鞋走回卧室,边含含糊糊地讲:“你说钱包?”

“是,我在失物招领看到一个挺像你的。棕色牛皮,蔷薇十字花。”

“哇哦。”Jensen小小地惊叹了一声,“我该惊叹你竟然留心看了还是怎么,”他夹着手机把牛仔裤的口袋翻过来,“不是我的,不过谢了。”

Jared那边似乎松了口气,不是很清晰地笑了一下,“那……”

Jensen在床边坐下来,“你丢了什么吗?”

“呃……不是,是一个朋友,昨晚在这里看《泰坦尼克号》。”

“挺巧的,如果我们看了那个的话说不定能碰到一起。”

“Well,”Jared顿了一下,“你在学校里吗?”

这个发问有些突然,生生从上文创设的合理寒暄场景里抽离出来,Jensen眨了眨眼,“没,怎么?”

接下来的话题拐得更远,Jared完全不顾逻辑顺畅地抛出意愿。

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干点什么,我的意思是,一起干点什么。”

 

Jensen觉得自己有点可以理解这个叫Jared的男生的行为模式了,以糟糕到极点的句子为开局——“我可以约你吗?”、“你昨天有没有把钱包丢在电影院里?”——当你觉得这人并不是真的想搭讪你或者和你发生什么关系的时候,又向你提出邀请,不需要任何气氛的铺垫、上下文的衔接,仅仅只是表达意愿,就坦诚地让人不能拒绝。

或者至少,Jensen不能拒绝,即使他内心十分纠结。

“呃……所以你想……干点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Jared诚实地说,“或许一起吃个午饭?如果你想的话,我知道学校附近好的餐馆。”

“你在昨天我们一起去的电影院。”Jensen指出这一点,Jared完全没有理解到。

“是的,所以?”

“所以,那家电影院离学校很远。”

“哦。”Jared应了一声,背景有汽车按喇叭的声音,他应该已经走在了路上,“但那离你家很近,如果你在家的话?我注意到过你,我是说——别误会,我有朋友住在那里。”

“这没什么,”Jensen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冷静,而不是一只被说穿了住处就差点把手机丢出去的猫咪,“整栋公寓多半都是学生,你知道的。”

“嗯。”Jared随口应了一声,似乎掩起手机正对谁说着什么,朦朦胧胧地,并不能听清。两边相对沉默了一会,直到Jared又对他开口,听起来一如以往的理所当然,“所以答案是‘好’吗?”

 

Jensen挂掉电话,压抑着自己滚到床上抱着被子翻来覆去的欲望——他就这样毫无理由地答应他了,两次,在对方没有任何特殊的谈话技巧的情况下。

Jensen很清楚Chris对自己的看法,而那多半是对的,漂亮——虽然他并不这么希望。他时常装作毫无自觉,逃避提及这一点,正是因为这令人困扰,令人——信任危机,如Chris所说的。

Jensen是个什么样的人呢。他的成长轨迹大概就是从能听懂话的时候就被人称赞,从小就被说好看(cute),词汇量提升一点就被说可爱(adorable),小学被说漂亮(good looking),中学被说英俊(handsome);令人惊奇的(amazing)、不敢相信的(incredible)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(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docious)——你可以想到的全部的赞美诗。

这件事情本身,其实相当的令人烦。

先不说每个人都把他当成一个好看的花瓶,即使他有努力学习,也参加学校篮球队,每个人想到他第一反应还是,哦,Jensen,你说那个漂亮的男孩?说真的,有几个男生会把漂亮当成荣耀奖杯?而这还是可以忍的部分,当所有人都把兴趣放在你的脸蛋和身体上,那才真是一场灾难。

小学的时候Jensen凭他可爱的外表当过童装模特,但从没指望过某天会被人跟踪回家;初中靠一张讨喜的脸受尽前辈的宠爱,却从没期望过有学姐爬上他的床。而更多的一部分的潜在威胁还被他哥凶神恶煞地挡在门外,他只需要配合地在被问到名字的时候做出受惊的脸,小心翼翼地瞟着Josh如何不容置疑地说:“把你的眼神收一收,我弟弟,别打他注意。”

如果Chris说你哥把你护得太好了,那也必然是对的。

后来Jensen读高中,他不再是那个羞涩的男孩,事实上他运动优秀,学习中上,甚至很会打架,能融入场面,和女生调情,各式各样的性爱。Josh上大学后他自己处理那些,不请自来的善意、爱意、仰慕,无论什么,他可以处理这些,除了一场普通的恋爱。



TBC.


我如此少量地写着它QwQ

评论(5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