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J2/别轻易感动(学院AU,03)

标题:别轻易感动

配对:JP/JA

分级:NC-17(大概)

警告:或许有微量狗血大量小言,与真人无关。




03.

 

 

第二天Jensen被锲而不舍的电话铃声抖起来的时候,是美国时间上午九点二十三。在此之前他熬过了两个为时一分钟的闹铃,在手机第五次响起来的时候意识到,这是一个电话,而且在他接起来之前绝不会消停。

Jensen刚把手机贴到耳边,那头就传来Chris活力十足的声音:“早安!Jensen!现在是美国时间上午九点半,而你还在睡觉,说明要么你真的没和那个Jared Pada什么的来场一夜情,要么你完事之后还和他躺了半个上午。鉴于后者的可能性比前者还低——所以你真的只是和他约了个会?”

“What?”还沉浸在睡意中的Jensen完全没能理解Chris说了什么。他花了十秒认识到继续睡觉是不可能了,又花了十秒努力撑起眼皮不让它们合上,然后翻身坐起来,先下意识地纠正朋友的口误,“Jared Padalecki。”再问,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Chris叹了口气,“我是说,你从来不和别人约会。”

“那是因为没人只想和我约会。别把我说得像玩弄别人感情的花花公子。”

“或许因为你就是像。你想想看,你和每一个向你表示好感的人上床,你从来不和他们谈恋爱。”

“或许因为他们不想。”Jensen没好气地反问,“你能对一个一面之缘的人产生什么柏拉图的感情?他们向我表达出这种渴望,而我不能拒绝,我又没主动招惹那些男的女的,难道不是我比较惨?”

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招惹,Chris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明智地没说这句话。

“你哥从小把你护得太好啦。那个Jared有什么不同?”

“他没有……”Jensen斟酌了一下,“那种渴望,我的意思是……没有,一点也没有。”

Chris理解了一下,说:“他完全不喜欢你,但是想和你约会。”

“不是!”Jensen反驳道。

“好吧。”Jensen几乎可以想象Chris如何耸了耸肩,“你自己说的,你能指望一个在酒吧里有一面之缘的人对你产生什么样的感情?如果他不渴望你的脸蛋和屁股,他喜欢你什么?”

这是个问题。Jensen不相信昨晚电影里那样一见钟情的桥段——一个人第一眼看你却穿透你的容颜爱上了灵魂的闪光之类的,也无法说服自己接受Jared对他并没有任何好感这件事。他想指着Chris说你看到他昨天的眼神了,他确实没有渴望我,但必然有些别的什么。那是什么?并没有人知道。

这简直毫无逻辑,Jensen一歪身子倒回床上,他明明有那么坦陈的眼神,而我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Chris又说话了,“如果你不是正夹着手机在刷牙并且不小心把手机弄掉了的话,你一定又把自己绕进死循环里倒回床上了。我是想,并没有那么复杂,承认我说对了他确实是你喜欢的类型有那么难吗?”

Jensen把手机夹在肩颈,手臂用力地往上伸。

“我喜欢什么类型。”

“Jared Pada……型?”

Jensen挂掉了电话。

 

Chris再打过来的时候Jensen在洗脸刷牙,他吐掉最后一口漱口水,撑着盥洗池纠结了一会,还是决定再给他一个说好话的机会。

“Jared Padalecki。”

“什么?”Chris表示自己跟不上节奏。

“纠正你的说法,”Jensen抹了把脸,“如果你真的介意Jared为什么要和我约会的话,我可以打个电话帮你问下。”

“……你留了他的电话。”Chris听起来生无可恋,“我本想说我只是开个玩笑,现在我觉得我触及到了真理。18岁已经不是Josh口中的早恋年龄了,加油吧,兄弟。”

“首先,”Jensen认真地说,“我已经19了。”

Chris挂掉了电话。

 

Jensen收起手机,想象着Chris生无可恋地趴在餐桌上转头对他的女友——Alex?或者Jess?——说“我不要活了,世界上怎么会有Jensen这样的人”的画面,心情愉悦地走出洗漱间,去给自己弄些食物当早餐。

五分钟后Jensen叼着两片白吐司走进餐厅,一手端着牛奶一手拿着果酱,用腰顶开一把椅子坐下,一边在吐司上涂果酱一边刷手机。

他的通讯录里只有很少的人,除去亲人,只有一双手可以数完的朋友,和课程指导老师、篮球教练之类的电话。Jensen一般不留约会对象的电话,因为进行到那一步之后更多的接触往往令人尴尬,而他和Jared根本没有触及到那些,并且不能否认跟Jared相处是令人愉悦的,以至于Jensen愿意小小的破个例。

但是打电话给他绝对只是个一时口快的玩笑。Jensen熄灭手机屏,此时电话响了,屏幕又亮起来,Jared的名字在屏幕上闪动。

如果Chris知道Jensen不仅留了Jared的号码还把自己的给了Jared,他一定会疯。



TBC.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