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J2/别轻易感动(学院AU,02)

标题:别轻易感动

配对:JP/JA

分级:NC-17(大概)

警告:这是很无聊的一章。或许有微量狗血大量小言,与真人无关。

02.

 

这大概是一场失败的搭讪,这样的发展在酒吧这个一夜情的摇篮里算不上新鲜,归功于酒精的催化、适宜的气氛、唯恐天下不乱的狐朋狗友们,和一点点好感。而当一方的主角是Jensen的时候,就更加屡见不鲜了。他可以应付这个,Chris看热闹般地想到,虽然这个上来搭讪的男生,是有那么一点点……奇怪。

Jensen当然本应该可以处理好这个,如果对方只是凑上来抛出露骨的眼神,说些称不上暗示的暗示的话。如果这些行为的一切都或明确或暧昧地指向性,他就可以处理好这个——作为一个性成熟的、健全的男性,你当然不能指望他有多贞洁——但是并没有,当Jared看向他的时候,他甚至没从他眼中看哪怕一丁点出渴望。

于是Jensen故作镇定地看着Jared的眼睛,甚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搭讪。时间就这么空白了数十秒。Jared依旧视线灼灼地盯着Jensen,Jensen则看似冷淡地迎着他的目光。然后他垂下眼避开与Jared对视,阖睑的动作和他的冷淡的眉眼一道显得高傲。

Chris看到这个讯号,立刻在心里翻了个白眼——高估他了,这小子根本处理不来。他准备开口解围,就如他总是在做的那样,而Jensen出乎意料地开口了。

“规矩是……”Jensen抬起头,“你得先坐下来喝杯酒。”

“没错兄弟,”Chris迅速接口,“当你搭讪的时候,你可不能只是说‘我要钓你’。”

“我并不……”Chris不予理会,直接招手让酒保又上了一瓶啤酒,Jared识相地闭嘴坐下,双手握住瓶身,大概是真的不想喝,“那我应该怎么样呢?”

“理论上,”Jensen看他一眼,又看Chris一眼,Chris对他耸了耸肩,“首先你要自我介绍,然后问我的,我们聊聊爱好和生活,找到我们之间交集,如果聊得愉快,再问我想不想一起出去。明白吗?”

Jared点了点头,好像真的思索了一番。Jensen看着他的眼光沉下去,又浮出来,光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地闪着。

“我叫Jared,Jared Padalecki,我知道你是Jensen,Jensen Ackles,我们都是S大的学生,都会打篮球,而且老家都在德州。我得过辩论赛冠军,如果你想要聊天的话。”他顿了一下,又给他一个露出牙齿的、好看的笑容,问道,“那现在,我可以约你出去了吗?”

 

Jensen提前二十分钟到电影院,Jared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了,一米九出头的身材在人群里十分显眼。Jensen先看到他,便向他走过去,走了两步Jared也发现了他,随即边喊“Jensen”边冲他招手。动作太大以至于碰到别人的头,Jensen羞愤得瞬间想转头就走。

在Jared那一番颇有创设性的发言之后,Jensen大概只花了两分钟不到同他敲定“去干嘛”和“什么时候去”。他给人一种亲近感,那双盯着你的闪亮亮的puppy eyes,恨不得要捧出心来给你看的诚恳,仅仅是拒绝都让人觉得负罪。还有Jensen不会承认的,当他松口时Jared脸上的笑容,带着那样炽热的温度,像要融入他的胸腔跳动的心脏。

他当然不会承认这个,他会告诉自己不过就是一段露水情缘,况且Jared在某种意义上又确实是他偏爱的类型——温暖的笑容、真诚的眼睛、完美的身材,抓住他手腕的力气不容抗拒又小心翼翼。

“嘿,Jensen,你要走吗?”

Jensen扭过身来,Jared看起来有一点窘迫,又有一点点委屈。他只是小小地转了个身,这家伙就扒开了人群,Jensen敢肯定他没有好好道歉,并且可能撞着了更多人。至于他看起来似乎真的很怕自己就这么走了,头发都形象地耷拉了下来。

Jensen终于还是没忍住伸手去揉了揉,“我去看看有什么在放映的。”

“《泰坦尼克号》、《碟中谍》、《爱情尤物》、《乘火车去旅行》*。”Jared一口气报出来,语气轻松,头发在Jensen的手指之间也仿佛有自主意识地雀跃起来,“看《泰坦尼克号》吗,评价最高。”

“不要。”Jensen果断拒绝,Jared 疑惑地眨眼。

“我前后陪三个女生看了这部电影。”Jensen冲他咧了咧嘴,“你不懂每次都引诱不到别的片子上的痛苦。”

“哇哦。”Jared迟了两三秒才发出一声惊叹,想了想说,“那《乘火车去旅行》吧,最冷门的一部。”

 

片子有点像一部默片,极其少的台词,演员说着听不懂的语言,女主角的声音明亮而柔和。内容和标题一样,只是是一场旅行,在火车上,风景飞逝,人来人往,男主与女主相遇,因为一个眼神像云一样轻巧的碰撞,就有了火花与爱情。

毫无逻辑的一见钟情,浪漫得恬不知耻,浪漫得无法无天。

放映厅里人很少,他们选在中间的位置,隔好几排才有人。大部分在他们身后,一对又一对的情侣,或许并不是为了电影而看电影。Jensen瞟了一眼身侧的Jared。

平心而论,这是一部不愧其人气的电影,无聊得这么可以,就算是第一次看,也比不过看了三次的泰坦尼克。而Jared看得很认真,眼睛盯着闪动的画面,呼吸随大段填充空白的配乐起伏。Jensen毫无自我意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,摄像机在拉大场景,连音乐都轻缓地快停了,除了Jared向他转过头,没什么足够将他跑走的专注力带回现实的。

“Jensen?”

他慌忙转头面对屏幕,“哦!抱歉。”

Jared也转回去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有点后悔没看《泰坦尼克号》,至少我可以剧透你。”

Jared笑了起来,“这可真是够坏的。”

Jensen也勾了勾嘴角,屏幕上正好放到女主角的笑脸,和她的声音一样明亮又柔和,至少可以给这部片子加三分。现在,他怀疑他前面的那对情侣已经枕着对方的脖颈睡了,后面的那对情侣随时可能出去开房,他正在和Jared约会,且仅仅只是约会。

 

而Chris会说,你从来不和别人约会。

TBC.


*随手选了几部1996年上映的电影,是因为就现实来说这个时候珍妮18岁。但是这篇文的设定大概还要晚个十几年(比较现代且好写)两个人都是18、9岁的样子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