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SD/Coward's Confession(下)

标题:Coward's Confession

配对:Sam/Dean

分级:PG-13

摘要:寻常的案子,糟糕的巧合,一个天启时代愧疚的Sam,和一个一如既往早就原谅他的Dean。

弃权:OOC算我的,而他们不属于我。

上:http://haruyas.lofter.com/post/2c2f56_69f54d9

中:http://haruyas.lofter.com/post/2c2f56_6a04642



Sam开到郊区,把车停进路边人高的荒草里。

关于这桩案子他和Dean掌握的线索很少,几周前这个镇子里的少部分人开始缓慢地陷入沉睡,身体状况一切正常,只是再也不醒来,并且衰弱。Dean调侃它是一个功能不全的灯神,但事实上这是他们最靠谱的猜测之一。

Sam把笔记本放在膝头作垂死挣扎,比对着到目前为止个人信息完全不重叠受害人们。他们手头并非没有资料关于他们正在对付的东西,事实上,他们面对的是太多模棱两可的传说——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还陷入沉睡呢,他完全无从下手。Sam合上电脑颓丧地向后仰,头撞在车座上,这让他清醒了一点,想起早前他们曾打电话给Bobby。

或许他查到了些什么,糟糕的一天,Sam甚至没有机会看他的手机。Sam打开手机查留言,几条无关的广告之后,Bobby的声音是他今天遇到的最好的事情之一。

 

Dean睡得天昏地暗,头搁在窗玻璃上,神态可以称得上安详。这是一段很艰难的时间,工作、生活、彼此,咖啡因支撑起他们骨架,世界倾倒下来,垮在他们因此而顽强抵抗的肩膀上。Sam听完留言,他开始重新看到希望,和事情不那么糟糕的一面,他决定让Dean再奢侈一小会。

Sam重新打开笔记本查阅当地的地况资料,确保万无一失的时候,才将Dean晃醒。

Dean嘟囔着睁开眼,眼底闪过一瞬茫然,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Sam?”

“我不知道。十一点或许。”Sam把笔记本转向Dean,上面是他整理好的资料,“我想我知道我们对付的是什么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Dean坐直了揉眼,眼神很快聚焦成一贯懒散又敏锐的工作状态,照例只是瞟一眼,并不认真看。

Sam习以为常地将屏幕转回来,说道:“一种睡魔,基本在森林里活动,有点像个诅咒体。将唾液注入到猎物的血液里使其昏睡,差不多跟注射一样,伤口很难察觉。”

“所以我们要怎么杀死那个婊子养的?”

Dean走到后备箱,打开车盖支起挡板扫视他们的武器库,Sam紧跟着他。

“基本上,任何方法。”Sam耸了耸肩,“主要是我们得找到解药,只在它的巢穴里。”

Dean摔上车盖前甩给他一把双管猎枪,“Awesome.”

 

剩下的基本上就是一场普通的狩猎。睡魔像一个披着破布袋的稻草人,行动出乎意料的敏捷,森林和夜色限制了他们的视野与行动,Dean在看到目标后连放了三枪,就反馈回来的声音来说,应当都是空了。

他和Sam走的有点远,但还是兼顾着照看对方后背的职责,而这个距离确实有点远了——

“Dean——”Sam在目标又一次从他们之间晃过,Dean因顾及到他的位置错失最佳的射击时间,紧接着被抽飞到树干上后喊道,“这样不行,我们得——”

“Sam!!!”Sam的反应先于脑后回身开了一枪,Dean喊道,“注意你身后!”此时他已经被浇了一脸血液之类的东西,近距离射击的后坐力推着他跌了两步,睡魔炸得只剩一层布袋挂在树梢。

Dean跑过来扶住他,手在他的身上乱摸。

“你怎么样,有没有受伤?”

“除了这一身,没有外伤,不会有……唔……”

他感到一阵晕眩,或者是倦意。大脑收回了对四肢的控制权,视线花了一下,才缓慢地聚拢回模糊的画面。Dean支着他往一旁带,声音有点急切,他想他大概断了个片。

他被Dean放到树下,努力地集中精神。

“Sammy?你哪里有外伤吗,就算是有也不该这么快……该死,你听得见我吗?”

“大概是……垂死挣扎?”

Sam回应他,并尝试对他笑一下,Dean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哪里受伤了?”

他想了想,尽力地抬起左手,当然也只抬起半公分。但Dean看到了他左手大拇指的伤痕,那是他开锁的时候被铁丝捅伤的。

Dean听起来哭笑不得,但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喊Sam公主的机会,“你好呀睡美人。”

Sam浑浑噩噩地想,被纺锤扎了手指的小公主,太经典了,这得被他用来嘲笑他一整年。

“嘿,别睡过去了,Sammy。”Dean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颊,声音轻得像在哄小孩,“我可不想把你抱回车上。”

“你可以留我在这。”Sam缓慢地提出建议,“它的巢穴……”

Dean打断他,“谢谢你的高见。”

“Dean!”他试着让自己听起来更不满一点,而不是这么无力,“我说,它的巢穴应该在某个有水山洞里,它的身上都是碳酸钙。”

Dean笑了,手依旧停在他的脸上,轻轻摇晃着他。

“这倒是不赖,Sherlock。但是别睡过去了。”

“可我很累了,Dean。”

他看着他,用最后的意志力支起眼皮,没有力气思考,没有力气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。他看起来大概是崩溃的,闭上眼睛之前Sam想,他隐约听到Dean抱着他的脖子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

他做了一些不能称之为梦的梦,梦里没有人,没有时间,没有地点,仅仅是大片的洁白,刺目的光芒,和颠簸的空间。还有一些声音,Dean的声音,从变声期的沙哑,到成年后的低沉,叫他的名字,和他说一些话。绝大部分都听不清,只能分辨出他的声音在高低之间起伏,像一张心电图。

他不能确定那是梦,还是真实的。

Sam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躺在一张大床上,Dean坐在窗边擦枪,看着他的眼睛疲倦而明亮。

他花了一点时间盯着天花板整理讯息,墙的那一边传来激烈的喘息和露骨的呻吟。

“情侣宾馆?大床房?认真的?”

Dean大概白了他一眼,拖动椅子,走到床的另一边坐下。

“谁要你一副被灌了迷奸药的样子,而我八成还被通缉着。”

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。

“受害者呢?”

“我拿了解药,”Dean指了指桌子,Sam顺着扭过头去,“剩下的你去办,我最好还是不要进城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Sam坐起来,Dean便倒下去,裹着被子滚到床中间被睡塌的地方。他拿起Dean放在床头的枪别在腰上,把解药一啤酒瓶啤酒瓶地装进包里。他想说话。

“Dean,”于是他开口了,“我记得那道光。我是说,那时……”

“Sam——”Dean一如既往不耐烦地喊他的名字,因为困倦,音拖得更长,“你不该一直谈论这些,你期望我说什么?原谅你吗?”

“是,”他轻声说,“你应该的。”

“哦!”Dean听起来更加烦了,“我该死的、不怪你好吗?你要我怎么说,我——”

声音戛然而止,Sam忐忑地等了一会才回过头去,他哥看起来像是睡着了,身子蜷向背对他的一侧。

Sam不知道是不是该觉得轻松。他走过去把他翻平,Dean睁开眼,眼光迷茫、朦胧却又明亮,像一团烧起来的欧珀。

他含糊地说:“哦Sammy,如果你非得找人分享你娘唧唧的小心思,等会再说好吗。”

“好。”Sam笑了起来,把解药滴进他哥哥的眼睛里,“你醒来一定会为你说的这些后悔的。”

Dean安详闭上眼,声音淹没在粗重的呻吟声中可以忽略不计。

Sam听到他说:“或许不会。”

 

这可是天启,他们在一间很糟糕的旅馆里,隔壁有一对男人在做爱。恶魔炫耀着獠牙,天使挥舞着翅膀,路西法站在他的脖子上,米迦勒对他哥哥虎视眈眈。

而他只是低下头,虔诚地亲吻了他的兄弟。

 

 

Fin.
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