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SD/Coward's Confession(中)

标题:Coward's Confession

配对:Sam/Dean

分级:PG-13

摘要:寻常的案子,糟糕的巧合,一个天启时代愧疚的Sam和一个一如既往早就原谅他的Dean。

弃权:OOC算我的,而他们不属于我。

警告:我又一次拖短篇。




Sam一边大喊有人吗一边把侦讯室的门捶得哐哐响,直到有人给打开门。很不幸,还是那个中年警察。Sam控制自己不要表现得太过失望,像任何一个底层住民一样急切地申辩道:“嘿听着,我承认我假办了信用卡好吗,那只是个把戏,贪点小便宜,和那些大人物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警官看了他一眼,“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,别惹麻烦,会放你出去的。”

“我不会的,”Sam举起双手保证不犯,眼神真挚地、试探性地指了指外面桌子上的取证袋,“我可以打个电话给我兄弟吗。”

警官大发慈悲地答应了这个稀松平常请求。

 

Sam从取证袋中摸出他的手机、电池与后盖,无名指极快地从资料夹上勾走一枚曲别针。他拼好手机,给Dean打电话,打他最常用的那一个。

Dean很快地接起来,声音比平常高半度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“Sam,你掉沟里了吗?”

“呃,事实上……”Sam摸了下鼻子,尴尬地冲着警察笑了笑,尽量使自己听起来仅仅只是心虚,而不是那么崩溃和沮丧,“我在警局里,我的信用卡好像不巧与什么通缉犯重名了。”

“哦。”Dean的声音又低了回去,他拖了个长音,“Well——看来我不能保释你了?”

“呃,不能,我只是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Dean在挂断之前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

而Sam完全不知道Dean知道了什么。就像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。

他的初衷只是想摸一下取证袋、顺一枚曲别针,打电话是临时起意的行为,告诉Dean不要担心,他的弟弟还在这里毫发无伤,没有对Lucifer说好,也没有被恶魔掳走什么的;或许他只是想听Dean叫他的名字,如果是紧张地、急切地、热烈地就更好。

或许Dean并不关心。停止,Sam,停止。他把手机拆了丢回取证袋,伸手按了一下眼睛,门又被关起来,锁搭在一起,啪嗒一声。停止这种想法,这完全,没有,任何,帮助。

警官的脚步声逐渐远了,混合在嘈杂的人声里不再能被分辨。他们会发现他所有的证件都是假的,档案库是空的,那只是时间问题。他得出去。

Sam贴着冰凉的铁门蹲下来,将回形针掰成底部带钩的形状缓慢插进锁孔里。他的工具十分有限,最主要的是,必须掩人耳目的轻,他用左手大拇指指甲扣住锁芯,快速抽出回形针显然会造成太大的声响,他只能一颗颗的弹子去探。而这其实也不是太难。

难在他不能扭开门锁明目张胆地走出去,他脱下他的外套,把头发规矩地抄到耳后,等一个时机。某个饭点,或者一场骚乱,他只稍微想了一下,内线便传来此起彼伏地传呼声。有电话被接起来,对讲机被打开,有人出来指挥,Sam听到他说“最大支援,全员出动。”

他趁机打开门站出去,有警察边背枪套边穿西装,踩着他的脚与他擦肩而过。他随手从旁边的椅背上拿起一件披在身上,桌上的电话响个不停,他按下免提,从取证袋中拼回自己的手机。

电话线那头说:“第五大道259号,持枪劫行,请求支援。重复一遍。第五大道259号持枪劫行,请求支援。”

骚乱还在继续。

 

Sam飞快地回到汽车旅馆时Dean已经打包好了东西,他打开门,迎面被甩了一包。Dean越过他快步走向Impala,不知为何,看上去精疲力竭,Sam把行李丢进后备箱再走回来,他已经靠在副驾驶的窗户上闭上了眼。

Sam从另一边上车,Dean把钥匙丢给他,笑了一下。

“因为这种事情进局子,有你的。”

Sam把车打燃,边倒车边从后视镜里看他。

“你不也为这种事情抢银行。”

Dean又懒散地笑了一下,闭着眼,喉咙里发出一个短促的气声。Sam也因此露出了一个笑容,假装自己并没有心怀忐忑地开口,而是找回了属于自己的流畅的声音。

“案子怎么办?交给别人处理。”

“当然不,”Dean的声音低了下来,“难道有谁在你的候选名单里吗?”

当然没有,这可是天启。恶魔成群结队地到人间野餐,每个人都擦不干净自己的屁股,更腾不出手收拾别人的烂摊子。而你知道什么?有趣的是,天启只是他的烂摊子之一。

Sam降下车速转过头,正对上Dean“我什么都知道你可以闭嘴了”的眼神。他试图说服自己,你知道的,Dean从来就是这样:拒绝交谈,打开音乐,把头偏向一边睡觉。他从后视镜里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睡,拒绝交谈是肯定的。

Sam看向前方,调低了音响的音量。



TBC.


我真的研究了一下该怎么开锁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