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SD/Coward's Confession(上)

标题:Coward's Confession

配对:Sam/Dean

分级:PG-13

摘要:寻常的案子,糟糕的巧合,一个天启时代愧疚的Sam和一个一如既往早就原谅他的Dean。

弃权:OOC算我的,他们不属于我。

警告:我又一次拖短篇。




他记得那道光芒。

像一枚恒星坍缩前爆发出最后的光热,或者宇宙从一场耀眼的爆炸中诞生。它太过于炫目,而且过于洁白,Sam想用低劣的词汇和比喻形容它,但并没有什么从他的脑海中浮现。

那道光是一切黑暗的源泉,一切罪恶的始祖,本身却仅仅只是明亮,不参任何其他杂质的明亮。而他怀揣着见不得光的阴影,是一只患得患失的可怜虫,拼命揪着他兄弟的衣领,像握住了救命的芦苇杆。

在他开口时,又有了声音,是某种嗡鸣。

门被锁死,太阳还在膨胀,磁暴湮灭了电波,在耳蜗里划拉出一道平直的心电图,Sam什么也听不见,甚至是自己的声音。他不知道Dean是否和他一样,因为他的嘴唇依旧急切地开阖着,肩膀撞在门上,震动通过抵着门的背传递到Sam胸腔。嗡的一下,像直线里弹起的一个小小的波峰。

然后Dean也放弃了。Sam盯着那道光芒,视线糊成一片,他或许哭了,或许没有。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光热席卷了他,他所身处的最后一块黑暗即将被白芒吞噬。

这个操蛋的世界要毁灭了。他搞砸了一切。死在这里对他来说是一种恩赐。

Dean拉住他的手臂,试图将他拉到尽可能远和安全的地方。在眼睛彻底失去它的功效之前,Sam回过头,看到Dean张开了嘴。

 

再下一秒,他们出现在飞机上。

世界有一瞬间全然的安静,紧接着屏障被破开了,周遭的声音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。

Sam从闭溺感中探出头来,仓皇地左顾右盼,眼睛瞬间收集了很多信息,却没能反馈到大脑里。他的脑海中顽固地盘踞着一片白芒,还有Dean。

Dean就在他右边,这个认知往Sam的肺里灌了一口空气,他开始缓慢地理解当前的状态。

Dean发出一贯的感叹,“What the hell?”

我们在飞机上。我们活着。我杀了Lilith。我放出了Lucifer。我导致了天启。我很抱歉。

他尝试去理解,也不能解释更多的什么。鉴于他触碰Dean的手臂时Dean不自然的僵硬几乎与他恐机时的症状相同,Sam觉得没有什么是值得一提的。

他移开手指,规规矩矩地蜷在膝盖上,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

打通巴别塔的光束。受惊的驾驶员。Dean神经兮兮的恐飞。当Dean一言不发地把Impala开上120的时候,Sam觉得再没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哥踏入机场十公里内了。

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糕呢。

比如Sam打开广播,一个又一个地换台。地震。海啸。热带风暴。核辐射。传染病。武装革命。全球变暖。Dean伸手把它关掉。Sam尝试开口。Dean说,闭嘴。

哦。他甚至无法说出一个完整的对不起。而且Dean看他的眼神——你知道的,不是那种你打伤了邻居家的小孩之后走过来拍拍你的肩膀说“Hey,不用道歉你做的对”的眼神;也不是那种你和父亲断绝关系之后在车站前找到你说“Hey,没关系的你值得这个”的眼神。仅仅只是,我不想谈,我不想听。

这种眼神出现在John死时和Dean从地狱回来之后。每次结果都不是很好,而这次或许会更糟糕。

但还有什么能更糟糕呢。Bobby失去了他的腿。他的哥哥对他说,我无法再相信你。

都天启了好吗,我们都要死了,有一个世界等着他们拯救,一大堆的事情需要他们操心。

为什么,该死的,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呢?就一会。

 

Sam坐在警局小小的侦讯室里,一个满脸写着“我的老婆出轨了”的中年男警官敲了敲门走进来,翻开档案夹对照他的脸。

“Mr. Smith?”

Sam熟稔地摆出一副状况外的表情,一点点不安,一点点理直气壮的不满,并且实话实说。

“发生什么了警官?我只是出门买点东西。”

如果他面对的是个女警官或许已经成功了。或者稍微年轻一点的男警官也好,而中年男人只是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倒霉脸,公事公办地合上档案夹。

“你使用的挂在Alexander Mitchell名下的信用卡涉嫌参与非制式枪支售卖,在查清楚你与姓名所有者的关系之前,抱歉,你不能离开。”

警察关上门。侦讯室里又只剩他一个。

化名遇上化名,骗子遇上骗子,把戏遇上把戏,如果还有更糟的巧合,大概是一旦被查出来,他的案底可比涉嫌非制式枪支走私要厚多了。更别提现在外面的世界像一锅煮糊的米粥,恶魔炫耀着獠牙,天使挥舞着翅膀,路西法站在他的脖子上,米迦勒对他哥哥虎视眈眈。而他们刚刚开始尝试修复彼此的关系。

现在他被关在一间四壁空荡的侦讯室里,Sam想,这真是太棒了。



TBC.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