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坑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

开小号为祸社会,并求勾搭新圈小伙伴。

SD/Just Can't(Soulless!Sam,01,TBC.)

Just Can't

CP:Soulless!Sam/Dean

Tips:灵魂事件暴露后1.5米与丁短暂的蜜月期,一个某种意义上很甜很纯的1.5米,短篇,马上我就搞完它。



Dean Winchester是很特殊的存在。这是个事实。

即使现在的Sam不具备可以感知这件事的灵魂,仍有一些东西在锲而不舍地提醒着他。比如他的记忆、他的身体记忆——在某些时刻人们称它为本能。这些时刻大约包括狼人扑来时拔枪,吸血鬼靠近时挥刀,有人从后面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时毫不犹豫地反手向后扭去——

现在Sam正掐着他哥哥的手腕,将他的手臂扭在背后并整个人按在墙壁上,整个过程从Dean发出他名字的第一个气音开始不过一秒,根本不是思考的结果。Dean举起他自由的另一只手,脸挤在墙上,因此说话有些含糊。

“嘿,好了Sam,你不会真的想(want)这样对你哥哥。”

他大概真的不会想,鉴于灵魂缺失的情况下他是否真的知道……好吧,他肯定知道。但是否能体会这个词的的含义肯定有待商榷。

Sam松开手,冷静地指出:“你不该这样从后面靠近我的,Dean,我会拗脱你的肩胛。”

Dean揉着肩膀翻了个白眼:“掀你被子你就会冲我开枪吗?”

他应该,但是不会。我会掏枪、瞄准,但不会扣下扳机,Sam想为自己申辩——就像我也没拗脱你的肩膀。但他不知道该不该开口。

 

在这之前一天,他们跟进案子时,他弄哭了受害者家属并直接导致他们被赶出门外。彼时Dean愤懑地穿过院子,猛然拉开座驾的车门,恼怒地瞪了一眼准备坐进车里Sam。于是他也将动作停在了拉开车门这个层次,理直气壮地用一片空白的、茫然的眼神看着Dean。

自从他们知道了灵魂这件事,与Dean相处反而变得简单了。Sam不需要再小心翼翼地斟酌言行,装做一切如常。他可以直接向Dean抱怨那太辛苦了,然后每当(Dean认为)他又弄砸了什么事,他只要摆出无知的眼神,或者装作虚心地询问,Dean就会向他妥协。

百试不爽。

“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需要一个回答好吗Sam,”当Dean开口的时候,这种愤怒已经变得不再真实了,他只是无奈,“你明白这个吗?”

Sam认真地想过,又坦陈地回答:“事实上,并不。”

然后Dean笑了,正如Sam所预期的那样,因他袒露在他面前的的无伤大雅的缺陷笑了。嘴角勾起半个不算热烈弧度,不同于他勾搭酒吧女招待时展露的魅力,金绿的眼眸里有转瞬而逝的柔和光芒。这说明这件事可以就此揭过,一切都在他掌控中,这个认知让Sam感到受用。

果然,Dean只是轻声地抱怨了一句:“这也是不需要回答的情况之一。”

 

虽然他和Dean最后顺利解决了案子,在没有家属帮助的情况下,但这不能帮助他理解,现在是不是情况之一。

最终Sam没有开口,轻微皱着眉露出思考的表情,Dean张了张口,又闭上,表情有一点受挫的颓丧——他知道这个。在他的前半部分记忆里很多次争吵和转身离开之后,Dean都会忍隐地露出一些挫败,大多数情绪掩藏得很好,那个时候的Sam或许不会发现——肾上腺素蒙蔽了他的眼睛——但他知道这个。

Dean因为某些原因感到受伤。

Sam知道,但不理解,这是Dean带给他的、不可掌控的部分。因为这个认知,他的胃酸开始自我腐蚀。

他可以问出来,像之前一样,对那些理所当然的人情世故、约定俗成,直接地表示不解。为什么你会觉得受伤?为什么我会感到反科学的……不爽?但他没有问。

Sam回到最初的问题上:“你为什么拉住我?”

“你出门干嘛。”

“买早餐,你需要吃东西,这有什么问题?”

Dean白了他一眼:“这没有问题,但你不能一声不响地往外走好吗,至少说一声?兄弟。”

Sam想了想,说:“好的。”



TBC.

评论

热度(11)